我差不多是捆废柴了

文风多变 深井冰 主暗黑系
bl/gl/bg统统能接受啥都吃的杂食动物
但是雷不洁
主混aph/刀男,主命老王普爷三明还有姥爷,耀厨吃all耀/耀all,主食露中其他看文笔
近期沉迷刀男然而是个咸鱼审神者,欧非混血不氪不肝,爷厨,主食小狐三日鹤一期石青,乙女向也吃,其实同样文笔好就吃
偶尔纪念碑谷,站乌鸦人×艾达
其实是个不务正业的画手
有小可爱扩列吗?Q3548518548

我走了,再见
两年之内也许接触不到通讯工具
文没有弃,我还会更新的

画了一个下午的画保存的时候把线稿层和勾线层合并了
我现在的内心是哔了狗了的
我有一句妈卖批我一定要说你听见了吗?
妈——卖——批——
呵呵

【脑洞】如果审神者是狼筅

>>

没别的意思单纯是个脑洞

因为看见有太太写的种花家的刀刀们作为审神者突然产生的脑洞:如果审神者是狼筅……然后想想感觉真他娘的刺激

然后发出来分享的时候有个亲说如果再是暗堕本丸……

这个想法可以有

所以我就想试试了

全是段子就随便扯的,审是狼筅&长枪搭伙干

考据党……谢谢不必了,我真的就是瞎写,不要那么认真

全程放飞自我怎么浪里个浪怎么来,严重的OOC

有太太愿意开坑写这个吗(敲碗等粮)因为我只打算写完这个段子玩玩……没有开坑的打算

>>

1.

某天某个不知名的暗堕本丸听说他们马上就有一个新的审神者过来。

这他娘的还了得,咱好不容易翻身农奴把歌唱,这不行,必须赶走。

于是狼筅进门的时候就收到了他们的盛大欢迎,场面那叫一个剑拔弩张地动山摇山崩地裂气势磅礴潮鸣电掣只见双方叱咤喑呜你来我往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势成语我随便找的你们不要较真最终狼筅配合长枪缴了他们的本体才结束战斗。

狼筅掏掏耳朵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哼,小样,知道啥叫一物降一物不?

长枪冷漠.JPG:明明你只负责制住他们刀都是我收缴的,嘚瑟啥。

2.

“来来来排个队把你们的本体领回去,不要吵,别抢!咋回事儿啊你你抢啥?后面排队去!又不拿你剔牙你急个啥?剔牙我还嫌不好使呢。”

刀男们表示这是他们刀被黑的最惨的一次,这不能忍。

3.

于是他们打算夜袭。

六个极短爸爸金蛋蛋,呸金刀装,往身上一挂,偷偷摸摸的往审神者的阁楼去了。

临行前大家伙给他们送行啊,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呸,这太不吉利了,总之就像姑娘/亲妈/妹妹拉着上战场的情郎/儿子/哥哥的手那叫一个依依不舍千叮咛万嘱咐我们的耻辱能否洗刷就靠你们了成败在此一举你们可要小心点加把劲怼死那俩嚣张的不行的家伙,极短们被这阵仗搞的热泪盈眶就差拍着本来就没有的胸打包票保证完成任务为大家带来光明,然后大家伙们很欣慰的表示那你们去吧这大半夜的咱啥也看不见就回去洗洗睡了明早等你们好消息啊亲。

呸!敢情是拿他们当枪使!他们明明是极短!

4.

夜袭理所当然是失败了。

原因是主角光环和主角定律以及剧情需要。

狼筅说哟呵城会玩啊还来夜袭的,当老子不会。

于是第二天所有刀剑男士出门的时候都收到了友好的迎面一击——

狼筅遭到了以长枪领头的众人的追杀,原因是他在长枪房间门口也弄上了那玩意儿,现在本丸白的就像下了雪。

鬼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面粉。宅急送吧大概。

5.

被长枪拎着耳朵教育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浪费可耻粮食得来不易你这样农民伯伯要哭的半天的狼筅整个人都萎了。

他觉得自己需要去干一架振作精神。

然而现在本丸基本上都老实了,起码表面上是,没人愿意跟他打。

这两个人搭一伙他们干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不是。

有人考虑挑拨离间分个击破一下,但是没等他们动手,中午吃饭的时候分歧就来了。

“你居然吃咸豆腐脑!你知不知道那是对豆腐脑的侮辱!你简直辜负我们这么多年搭档的友情和默契!不加糖的豆腐脑还叫豆腐脑吗!”

“可拉倒吧甜豆腐脑是什么鬼,暗黑料理仰望星空吗?!咸豆腐脑才是王道!是瑰宝啊!尔等凡人根本不能理解咸豆腐脑的奥义所在!”

围观的刀男人们心想这两个人简直有病。

6.

短刀们表示甜豆腐脑味道更符合他们的爱好,而打刀们表示无法接受那种甜丝丝的味道还是咸的更好。

这他娘的就有点尴尬了。现场一片沉默。

拔刀吧伙计们,我们需要分个高下。

这是甜党和咸党的斗争,这是一场革命,这是一场跨时代的变革,这是来自两个国家的文化的碰撞与交流,这必将促进时代的发展,增进民族之间的和谐与共同进步,不学政治很多年了我已经记不得还有啥了原谅一个成天面对代码汉字都快不认识了的程序猿吧。

光忠说他以后就算冒着被审神者缴去本体的风险也不会再屈服于审神者的淫威之下做豆腐脑了。

7.

狼筅吃饱了没事干随便叫来一个人想问问这里都是个啥情况啊你有啥爱好我们交流交流互相了解一下?

他逮到的是包丁藤四郎,还有闻讯赶来的一期·立志挖通大阪城·弟控·一振。

那敢情好啊两个人好问一点我们唠唠嗑,就纯聊天,不动手。

包丁在被糖果收买之后很开心的告诉他:“我啊,最喜欢人妻!因为人妻会给我好吃的糖果!好想去都是人妻的天堂!”

长枪赶到的时候狼筅正抓着一期一振的领子可劲儿摇:“这是你弟弟吧?你咋教的娃啊啥叫人妻知道不?!你管不管啊你管不管?!!”

长枪了解事情经过之后笑抚狗头啊不刀头,也不对,算了不管。总之他摸着包丁的头很和蔼的告诉他:不是所有给你糖果吃的都是人妻,还有人贩子。比如刚刚给你糖的大叔。

这里应该是刀贩子?

狼筅撸起袖子:咱俩干一架吧伙计,就现在,你死我活。

长枪说我不跟傻孢子打架我怕拉低我智商,跟你站一块儿感觉cuacuacua智商下降好几个百分点,那速度骑着长谷部都追不上。

好好说话别动不动黑人行不行。

8.

最终他们还是了解到了这些东洋刀们的性格啊爱好啊刀派啊啥子的。

狼筅有一点不解,他不明白髭切为啥前脚跟自己说:请多多关照我弟弟膝丸,转眼在他弟弟找过来的时候又说自己不记得弟弟叫啥,弄得他弟弟一个大老爷们哭的跟小孩儿给人抢了糖似的那叫一个凄惨。

这老年痴呆了不得,前脚说的后脚就忘了,赶紧打越洋电话叫自己家那边国际邮政一份脑白金过来。

长枪嗤之以鼻:情商低的人都没办法,人家这叫情趣。

“那我有时候弄哭你也s噗!!!”

“你那叫不知轻重。”

围观的源氏: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9.

狼筅最佩服的是一期一振,因为他觉得能记得住那么多弟弟的名字真是太了不起了。

相较而言只有一个弟弟还记不住人家名字的髭切就让他比较担心了。

送他的脑白金被婉拒,狼筅跑去跟长枪说髭切放弃治疗了。

真正药不能停的是你吧狼筅,脑残片又吃完了吗。

10.

渐渐地绝大多数刀剑都能接受这个不着调的审神者了,大概是他身上散发的二货气息太具有迷惑性吧。

除了个别。

比如三条神经病院的大佬们。

甚至有时候还会给他找茬。

终于有一天今剑踩着让狼筅胆战心惊的单齿木屐蹦蹦跳跳的过来跟他说前审神者是个粪婶曾经恶意碎刀反正都是套路大家知道就行了不再赘述总之他的小伙伴也被碎了所以如果狼筅把他的小伙伴带回来他就退出夜袭部队。

狼筅觉得这没关系啊多一把刀也好就去锻刀所在几百发坠机最终血祭了刀匠之后,五个小时出来了。

加速。

……

狼筅觉得有空需要开个幼儿园好好教教这帮小屁孩语言表达了。今剑和包丁必须参加。

两米多高的大个子你这叫小伙伴???

11.

岩融显现在这个本丸的时候本来想说哈哈哈主公你实在太小了我差点没看到你。

仰视了一会狼筅之后他把话吞了回去。

12.

狼筅杆长五米,特别♂长,咦嘻嘻嘻。

13.

据说13这个数字不吉利,所以这一条不写。

其实就是没梗了找借口占字数。

14.

我又有梗了。耶。

15.

狼筅觉得有那么几把刀贼鸡儿难伺候。

比如短刀的不动行光。

让他入队他说:什么啊?不是队长啊?

给他当队长他又说让他这样一把废刀当队长真的好吗?

让你朝东你朝西,让你撵狗你赶鸡的典范。

比如打刀的山姥切国广。

一天到晚披着自己的白被单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仿品就没用,结果还是会说自己是国广的最高杰作。

你对自我到底有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啊?!

还有那个太郎太刀,每次都是:主人哟,你真的有能力使用我吗?

狼筅:你看着我的本体你再说话。

16.

还有那么几个总给他感觉不对味儿的。

比如石切丸。

每次说着:哦?由我这样的门外汉来带真的好吗?

狼筅看着数值面板表示自己不想说话。

打击王你哪来的勇气说你门外汉。

还有鸣狐。

那只狐狸到底怎么回事?!

还有源氏的两把。

他只能说呵呵你们开心就好了。

17.

长枪很多时候并不在本丸院子里出现,只是偶尔会在院子里溜达溜达。

狼筅很多时候找到他的时候他都会看见他在和三日月宗近还有莺丸喝茶。

有的时候他还会看见莺丸身边有大包平,这个时候他就特别想高歌一曲:不去想,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我看见,每天的夕阳也会有变化……

谁说老年人不能有爱情的,一样闪瞎狗眼。

18.

长枪和狼筅的关系很微妙。

具体怎么微妙,很多时候歌仙洗衣服找不到搓衣板就能体会的到那种微妙。

19.

有苗刀之祖在前,狼筅拒绝喊小乌丸爸爸。

20.

狼筅一开始觉得冲田组的两把刀看上去跟女孩子似的。

后来在安定带队进王点的时候他默默抹去了这个想法。

真是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

21.

给他俩找茬的还有一拨人。

左文字家。

他们以高度不配合的态度,消极的心理,对战争的厌恶,活像谁欠了他们八百两银子不还的表情,浑身散发的黑气场。

成功引起了狼筅和长枪的关注。

后来从别的短刀那里知道了是因为他们家的老二之前碎了现在没回来。

狼筅思忖着这不容易去锻一把出来不就行了。

结果本丸的怨气更重了。

狼筅:老子对天下真的没兴趣!!!闭嘴行不行!

22.

协差中的笑面青江是狼筅的重点攻击对象。

因为他没事就内涵一把,弄得长枪很不好意思。

然而青江有石切丸护着,这就比较麻烦了。

狼筅觉得自己有必要找石切丸谈谈,同一位置的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23.

我写完了。

真的没有太太开长篇吗……


附送一段有意思的东西。

我给一个完全没看过刀男也不了解这个游戏的好友看了部分刀男的立绘,让她猜性格。

然后回答很有趣。

鹤丸:颜值感觉比较尖锐(?),穿衣风格感觉比较温和,估计会是个矛盾性人物,感觉很利落(这倒是有点),可能是体现在处理事情上,尤其是人际上,情感上,包括兄弟情和其他亲情友情爱情(这……),如果触及他原则,会不忍,会很纠结,但是最终他会处理掉,内心深处却一直在痛苦,尽管理智知道是对的(好友你脑洞挺大的……)

三日月宗近:这应该是个武士(这里全都是啊),行侠仗义,光明磊落(你想多了他就是一只会喝茶和哈哈哈甚好甚好的老人家),出生在黑暗的环境里(锻刀所光线应该还行啊),但是毕竟豪爽

骚速剑:粗犷,不拘小节,阳光,有一些不足为道的小痛苦(如果你指他纠结于自己是仿品……)

一期一振:爱运动(喵喵喵???),爱耍酷(?!),可能有点儿做事情不择手段(这是一期被黑的最惨的一次),但是每次效果很好,外表正经,内里闷骚(哈哈哈哈恍恍惚惚红红火火好姬友你承包了我接下来三年的笑点),大是大非很清楚

莺丸:我不喜欢他的发型(喂)。看上去开朗活泼,可能内心有创伤(审神者太咸鱼捞不到大包平他当然受伤,滑稽.JPG)

烛台切光忠:行事狠戾,富有心机,手下人很畏惧,有人不服,但是又无可奈何(咪总!麻麻!光忠麻麻!你现在有没有很欣慰!这听上去贼帅了啊!)

江雪左文字: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内心世界丰富负责(你想多了他的内心只有不高兴),行为中规中矩,重情义(如果弟控算的话)

山伏国广:是条汉子(这倒是没错),可能家庭条件一般(???你到底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忠心,武力值中等略偏上(太刀有武力值低的吗……)

髭切:家境良好(那是重宝啊),应该能独当一面,武力值还可以,偶尔小女人(wuli姬友啊原来你没看出来他男的?!)

【石青點梗】不知道取什麼標題好反正這是肉

>>預警!!!姬友理研的點梗:捆綁,下藥,強制,監禁,雙向暗戀。雖然是肉但是走劇情更多,肉夾雜其中而且不香,對石切丸不怎麼友好,很嚴重的OOC有,血腥場面描寫有,暗墮本丸設定,微鶴嬸有,私設很多,雷者請自行退出,謝絕ky,拒絕撕逼
理研同學,鑒於你到現在為止所有點梗的不良記錄,以後你不許再點
我就喜歡搞事情。我就喜歡黑papa機動。我就喜歡欺負人。
孩子她媽不管不代表我不管。我叫你們搶走我女兒。欺負的就是你們。(碎碎唸碎碎唸碎碎唸碎碎唸)
所以當時到底是哪個說我寫肉含蓄的(耿耿於懷ing)你……說對了我真的沒法寫露骨OTZ
很多天才写完,写到最后的今天家里出了大事,没心情再写了,就烂尾了
外链打不开评论区还有
https://m.weibo.cn/6088510258/4147900432289724

我就想问问……没别的意思

占tag致歉……没别的意思就是一个脑洞……
你们写中国刀剑做审神者的……有人曾经考虑过狼筅吗……
刚刚突然想起来这个跟姬友讨论了一下结论是那他妈就很刺激了……_(:3」∠❀)_吓得我瞬间补上了自己的脑洞
别打我

那我就很尴尬了……我写文没有固定风格

旳---:

好奇。明早删

STARJELLY:

想 想知道()

你饿不饿:

我..我也来(。

木木木木:

画手同理?!明早起来删。期待大家对我的印象【安详

红烧兔、:

其实我对这个问题并不好奇,只是它一直挂在我的首页里,就很让人想凑凑热闹【……】

歪??有人理我吗??


不是更新,会删_(:з」∠)_


变态十:

那<>……那个……有没有人呀……没有人我等会再问><…(别吧)

yoyou:

那个……有没有……咳咳……(没有的不存在的)

一只君瑾:

我也要玩儿!有人给我评论吗(可怜兮兮)

姌子:

那个……拜托,有人理理我吗🙏🙏🙏🙏🙏🙏🙏

清晗:

那个……有没有……

檎遥:

再转一次。

〇〇亨利贞:

有没有小天使愿意评论一下,比较好奇自己写出的感觉和给别人带来的感觉是否一致。

檎遥:

请……请告诉我!

蛋人美:

好,好的,我也想玩一ha!

笙歌慢:

非常好奇!

真的没人来告诉我从我写的文里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有人玩吗!

没人……没人我过会删!

有人扒谱很开心……然而我只认识简谱啊要死要死要死

萧水易寒:

山姥切国广近侍曲扒谱


不好的地方请多多包涵qwq
以下是b站链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933396

文章“好”≠“好看”,写手的出路在哪里?

ᐛ话多伤元气:

自省三秒然后大喊:我爽就好了233333xxx


桃蘇:



锤地哭嚎式自省


谌苍:



我也有写杂谈的一天啊,开放转载。

  

  

——献给每一个练习文笔,热度却不够的作者们

  

  

不要责怪于快餐式文学,我们要在适应时代的同时,寻找初心。

  

  

“《送你一颗星星》的转折看的我内心波澜起伏,《Gift》我看到礼物出场就知道安哥必死。”

  

  

这是一位朋友送给我的话。我的两篇文《送你一颗星星》热度1330+,《Gift》热度133,两者的强烈对比我相信大家也心知肚明。而两者的文笔是差不多的,后者还比前者要好。

  

  

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反差?难道我被附身了吗?

  

  

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因为《Gift》是我的早期文,我在假期琢磨了一下文笔,想要用更好的手法写出来,然后我是这么做的:

  

  

我采用的过去和未来双线。中途完全考几句话拉回来,这让看的快的读者情何以堪?开头让人迷惑,雷狮单人表演,安哥后来有个重头戏是不错,可是挽回不了大局。

  

  

最愚蠢的是,我开头还写的【采访体】。连在一起怕是要GG。

  

  

看上去是很厉害对不对?

  

  

可是,如果连故事都线路不够清晰的话,我已经失去一大片读者了。

  

  

这绝对不单单是快餐式文学的问题。剧情,很重要,我记得某本书上写的“增加冲突,吸引读者”,也说的是剧情。

  

  

平平淡淡谈恋爱也只有千和安这样的神仙才能写的那么好,像我这种人,好好琢磨讲个有趣的故事就可以了。

  

  

很多作者,他们的文笔非常棒,但是热度就是不够,包括最新更新的我。现在我发现,这其实…很正常,我为什么要看同人?因为同人有趣!好看!为啥我不想天天看散文名著语文课本?因为有些难懂,我懒得看。

  

  

这就是“快餐式文学”,追求新奇,追求有趣。成人都是如此,更何况未成年呢?正是爱玩的年纪…

  

  

可是并不是文笔就不能存在,在讲好故事的基础上上磨练文笔,是我的终极目标和动力。

  

  

“好看”不等于“好”,

  

  

这当然是对的,文学不是说好看就能被称为好的东西。

  

  

但是,“好”也不等于“好看”啊。

  

  

各位作者们,尤其是有文笔让我敬佩的作者们,如果你和我一样,想要自己的文章被更多人认可,而不是单单寻得知音就够了,那是不是该琢磨琢磨:

  

  

怎样才能让文章既好,又好看呢?

  

  

愿自省,我将把这样的心情带到我的新文里去,愿各位,共勉。



【石青】暗示/征服

被吞了只能走外链……
审神者就是个神经病不用管
日常黑papa机动hhhhhh
链接打不开的话评论区
顺便居然有人说我写的含蓄??嘛新手上路总要慢一点……不过你要放开是吧,好啊下次我们来石切丸中招我们尽情飙车,放飞自我我擅长的很
https://m.weibo.cn/6088510258/4141497076686908

【亚梅】那个时代

嘿,朋友

你可曾听过这则童谣——

当亚瑟王统治这片土地的时候

他是一位伟大的王

他偷了三袋大麦粗粉

为的是做一个大布丁

这个王做的布丁

放进许多葡萄干

还放进了一块大奶油

就像我的两个拇指那么大

国王和王后吃了该吃的那份

还吃了身边贵族们的那份

还吃了那天晚上不该吃的那份

第二天早上皇后被油煎了【1】

异乡来的客人哈哈大笑

你们英格兰的童话总是如此

叫人消受不起

听闻你自那个英雄的时代走来

可否为在下解疑

皇后是否遭受油煎之刑

年迈的巫师微微一笑

哦,东方的来客

想要得到什么

就得先失去什么

这是等价的

这桩买卖不吃亏

客人回答

一个法术作为交换——

但是请告诉我更多吧

关于那个英雄的时代

和伟大的亚瑟王

巫师答应了客人的请求

他这样说道:

当亚瑟王降临这片土地的时候

魔法清洗的时代也随之来临

大地上再也见不到龙的踪影

只有一条——

那是属于我父亲的龙

被关在地牢里

在那里我得知我的使命

辅佐我的主人亚瑟·潘德拉贡

成为卡梅洛特的王

我们一起走了很久很久

久到

老国王乌瑟

为他的儿子挡下一击

久到地窖里的龙跑了

兰斯洛特

忠诚的骑士

为了修补门献祭了自己

久到莫佳娜——

亚瑟的姐姐

叛变了

久到高文忍不住说出了亚瑟王的所在地

最后被莫佳娜折磨致死

久到他们

所有人

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了我们

很多很多——

到了最后

莫德雷德杀死了亚瑟王

如同一早定下的宿命

亚瑟王的时代结束

客人摇晃着酒杯,开口道

我的朋友

这个回答可并不让人满意

难道伟大的亚瑟王

只有这点事迹可循?

这甚至不能算是亚瑟王的事迹

拿出与我交易的诚意来,朋友

我会让你见到他——

所以请说的更多一点吧

满足远道而来的客人

那小小的好奇心

巫师笑了起来

这可真是无礼的请求,他说

伟大的梅林巫师什么没见过

客人黑色的眼睛在白发下

闪烁着诱惑的光

西方的朋友

你可曾听过

在我的国家

有这样一位帝王

当心爱的女子逝去后

寻来方士——啊,

你可以理解为魔法师

为她招魂

只为再看她一眼

我能让你见到他

客人说

只要你再多说一点儿……

今天晚上

我就能让你见到他

巫师沉吟了很久

成交

希望这是一桩愉快的买卖

客人叫来侍应

为两人斟上满杯酒

抽出一支烟熟稔的点上

巫师开始讲述

那个传奇的时代

客人静静地听完

这个关于友情,忠诚

还有爱的故事

举杯对巫师致敬

我的朋友

不要露出这样的眼神罢

我来说说我的看法

对于亚瑟王而言

你是最好的下属

对于亚瑟·潘德拉贡而言

你是最好的伴侣

那么根据我们的交易

今晚你将见到你的王

不过请记住

不能掀开帘子哦

巫师点头应诺

客人扔下酒钱离去

请期待今晚吧

伟大的梅林巫师

看看东方的小小道术

能否为你带来惊喜

皓月闪烁在树林

枝干上,树叶下 

发出一种声音

池塘像深邃的明镜,

倒映着黑色的柳影,

风在柳梢啜泣嘤嘤…… 

梦幻吧,是时候了【2】

你会见到他的

东方人低语

但是不许碰——也不许过去

你只能坐在这里看着

我就让你见到他

开始吧我的朋友

巫师笑着

伟大的梅林巫师什么没见过

东方人深深的呼吸

那么请记住——

不能过去,不能碰

这是底线

东方古老的国度孕育了很多东西

包括玄妙的文字

和千奇百怪的咒术

巫师静静的坐在椅子上

听着东方人用与日耳曼语系截然不同的音调

吐露着他不熟悉的咒语

这可真是奇妙

他想

这样真的能见到他吗?

当王的身影出现在了帐后【3】

巫师发现东方人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你答应过的,朋友

不能过去,不能碰

东方人轻快的语气说着残忍的话

巫师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腿

它们已经将他带离原地

绝对不能碰

东方人再次强调道

巫师看着那个晃动的身影

那是他的王

卡梅洛特的王

东方人的叹息突然响起

时辰已到

和他道别吧——

雄鸡报晓声已从窗外传来

巫师沉默的看着东方人收起一切

殷红的烛泪从烛身上滑下

纱帐撤去

我的朋友

不要露出这样的眼神罢

东方人离去前说道

有形之物终将消逝

不过是在今日而已【4】

巫师目送客人离开

轻轻的吐出一句话:

「伟大的梅林巫师什么没见过」

END

#没什么特殊意义,就是单纯写给媳妇看

想来想去决定试试写亚梅文……因为你说缺粮,我尽量写好一点,写的不好,我就重新写的……你不要生我的气……

考试加油,坚持住,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但是如果医生说你要忌口就不许吃了)

注意点自己的身体啊……别因为饭卡丢了就不好好吃饭了,还有几天时间就可以回家了,哪怕只有几天也别放纵自己乱吃东西

晚上也别老是修仙……熬夜对心脏不好会猝死,别忘了你答应给我收尸的,不要死在我前面了

#没有看过梅林传奇,全凭百度百科和媳妇的文参考,所以……人设归官方,ooc归我

#写到最后我自己都他妈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果然不该随便写没看过不了解的东西

#第一次尝试叙事诗风格,很显然,我不是普希金:)去你妈的叙事诗体,手动拜拜

#看不懂那是我的罪,我以后不作了

#【1】鹅妈妈童谣【2】皓月----(法)魏尔伦【3】李夫人招魂梗……具体请自行百度【4】刀剑乱舞-三日月宗近破坏台词,爷爷呜呜呜越是豁达越想哭啊抱紧自家的爷爷不撒手qwq

#媳妇我是真心想发糖……但是李夫人的梗真的没法发糖瘫……

#上面是在媳妇放假之前写的所以时间不太对……不要管了